爱游戏体育 最新官网|世界杯|波兰队

“女明星”与“邻家女孩”相互拉扯

不得不承认的是,当下华语乐坛中,中生代女歌手比同辈的男歌手更具进取心,“突破”仿佛是她们必须经历的一次洗礼。虽然很多乐迷都吐槽“神婆化是不是华语女歌手的归宿”,但追求更先锋的曲风、追求用音乐进行更深度的表达本身并没有错。正是因为有那么多功成名就的女歌手愿意踏出舒适圈,才让华语乐坛有了如《盖亚》《怪美的》《3811》等从概念到音乐都非常优秀的专辑。

只不过,把赖以成名的标签打碎之后,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找到合适的路。徐佳莹的《给》就是如此。专辑同名歌曲《给》是一次非常冒险的尝试,这首歌与过去的徐佳莹几乎完全断裂:它重氛围轻旋律,是徐佳莹以往较少触碰的歌曲类型;她在演唱上做了调整,但刻意的咬字和大量的气声,都不是听众所习惯的徐佳莹;这首歌还打破了流行歌曲常见的主副歌结构,最洗脑的hook反而是全曲的情绪低点,种种反常规的处理都让这首歌显得没那么“好听”。都说“不破不立”,这首歌曲的确打破了徐佳莹的流行标签,却没能成功“立”起来。

把目光投向整张专辑,曲目的排序更把这张专辑的问题放大了好几倍。徐佳莹刚刚在《准明星》和《切歌》里展现出自己作为一名天后级女歌手自信、洒脱和成熟的一面,下一首突然又回到老路,在标准的芭乐情歌框架里,唱最普通的失恋心事《没有第三者的分手》;喜欢徐佳莹早期曲风的听众或许会被这首歌打动,但下一首就是挑战大众审美的《给》。而在专辑后半段,徐佳莹刚唱完《离开动物园的狮子》,高呼“我正开始找回自己了”,下一首歌却是暴露自己脆弱的《我想到你就再也不怕》。

这张《给》没能让徐佳莹拥有一个完整、清晰的新形象,大家反而看到了徐佳莹的纠结:她在“女明星”和“邻家女孩”两种身份之间反复横跳。当创作者都没想清楚自己想成为什么的时候,听众自然无所适从。

蔡徐坤发行新歌《Hug me》,融合电子乐和R&B曲风,是一首适合在夏天聆听的轻快情歌。

孙燕姿推出新歌《擒光》,她亲自编写旋律,并邀请了多年的搭档、金牌制作人Kenn C老师与金牌词人易家扬共同完成。

香港新人MC张天赋继《小心地滑》之后又推出一首风格截然不同的新歌《老派约会之必要》,糅合他擅长的R&B和从未接触过的中国风,构建一种古今交融的“港式中国风”。